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新闻报道

内江旅游费发票

2017-07-27 22:32:44

内江旅游费发票【_{电╆微.信} 132-1752-5138 龙小姐 Qq:165-4823-155】诚实为合作宗旨,可提供【POS刷卡单、水单】等,以质量高于一切、责任重于泰山为经营理念,专业提供服务,有需要的朋友请联系我们!

  

  葵联邨设水箱供受食水铅超标居民取水

   有用就好

目光

不要有任何汪

目光缓缓朝道尘子扫视了过去

难道还会遇到什么危险

一震

c

杨伟雄访京拜会港澳办副主任周波

1

2014年1月7日,河北阜平县顾家台村。村里的一条小路被重新命名为“圆梦路”。

2

骆驼湾村任记军在村里放牛,去年7月份他响应号召回到老家养牛。

星岛环球网消息:山多、水少、耕地少的阜平,自从1994年国家启动“八七扶贫攻坚计划”以来,就一直没离开过国家级贫困县名单。数据显示,阜平县贫困对象高达42.8%。

《新京报》报道,2012年12月30日,习近平曾专程到此“访贫”。习近平告诉当地官员,“一定要想方设法尽快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”。

媒体分析,在十八大提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背景下,领导人此举意在真正破解“贫困”难题。

阜平,也因此成为中国扶贫新的地标和样本。中央最新提出的扶贫方式,在此也早有先试。

一年之内,常住人口只有170人左右的骆驼湾村,投入1600万元搞基础建设。阜平县拿到的专项资金就有12.61亿元,比上一年多了近一倍。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“输血”、“造血”双管齐下,阜平的扶贫仍然面对传统难题:有人期待不劳而获,而那些试图自己改变命运的勇敢者,很难获得资金上的扶持。

当地民众认为,中央日前下发的推进农村扶贫开发工作意见,将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政策支持。

河北阜平骆驼湾,属于“燕山-太行山集中连片贫困地区”,距离北京只有3个小时车程。

一年之前,习近平总书记曾专程来到这里考察,并到唐荣斌家做客。从此,山村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变化。

各地客人前来参观捐助

半年中唐荣斌家客人一直没断,一年获捐4500多元,送来的米面足够两个人吃7个月

最近半年,唐荣斌家的客人才少了起来。

唐荣斌说,去年上半年,家里的客人一直没断过。两间小屋里天天挤满人,新客人刚进门,门外就有人候着了。

“最多时有四五拨人等着。”唐荣斌说,“他们聊几分钟,照两张像就赶紧走了。”来人最多的一天,几辆大客车拉着成群结队的小学生,到唐荣斌家参观。

客人们带来了慰问品。大米、白面、食用油,还有人成箱送蔬菜。唐荣斌的老伴算了一下,那几个月送来的米、面有10来袋,足够两个人吃上7个月。

还有人送钱。一个姓唐的吉林人来过两次,给了唐荣斌和唐宗秀家每家4000元现金,外加一台32英寸的彩电。

村里接到的捐助给各家分了,唐家拿到了几百块钱。

村党支部书记顾润金统计,骆驼湾村这一年收到的钱和物折合15.9万元,发到每户约1300元。

分这些捐助,让顾润金感觉“很头疼”:先分谁,后分谁,谁多谁少,在这些事上,村干部挨了不少骂。

相比其他村民,唐荣斌得到了更多照顾。除了给钱和物,还有人带他到北京看病。听医生说心脏做手术要花20万,唐荣斌想到对方要供孩子在国外上学也不富裕,待了一天,手术没做就回村了。

龙泉关镇副镇长李学良是骆驼湾的包村干部。他介绍说,骆驼湾在修村口的公园时,占了唐荣斌家的地,考虑他家的树苗没处移栽,就花钱买下栽到公园里。几千棵树苗,唐荣斌收入10余万。

唐荣斌还被聘为骆驼湾村的卫生员。但他的身体不好,弯不下腰,干不了这活。尽管如此,李学良说,每月200元的工钱还是照发了。

唐宗秀家,是习近平在骆驼湾走访的第二户农家。当时,习近平曾来到唐宗秀的猪圈旁查看。

去年,镇政府找人买下了圈里那头猪。

镇长刘俊亮介绍说,当时生猪价格最高不过一斤15元,对方给了个好价钱,每斤18元,唐宗秀因此收入近6000元钱。

155个工作组进驻阜平

省里专门成立领导小组,高级别官员到当地挂职,村村都有工作组

更大的变化,发生在唐荣斌所在的骆驼湾村和阜平县。

去年3月1日,河北省委办公厅就派工作组进驻骆驼湾村。组长是省委办公厅副巡视员、副厅级干部张玉奇。在骆驼湾村,张玉奇担任村党支部第一书记。

张玉奇和他的工作组进村之初,就协调省扶贫办争取了120万元支持骆驼湾。还有50万,是省委办公厅挤出来的办公经费,也将投入到村里建设。

工作组在村里废弃学校的破房子里,住了9个月,直到去年11月底才撤出。

这样的工作组,河北省和保定市向阜平派出了155个,由462名干部组成,进驻154个村,占阜平县所有行政村的三分之二,其他村也有县里派驻的工作队驻村。

阜平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,原来设有扶贫办。

河北省专门针对阜平成立了扶贫攻坚领导小组。这个小组的组长,是河北省省委副书记。阜平扶贫攻坚指挥部,由保定市市长任指挥长。

上级还为阜平高配了一名副厅级干部,任职县委书记。

河北省发改委、省扶贫办牵头,聘请河北农业大学为阜平编制了扶贫规划,确定目标是:“三年大见成效、五年稳定脱贫、八年建成小康”。

唐山、廊坊等几个兄弟城市,也来伸手帮扶。

阜平县2013年扶贫攻坚工作报告显示,不少国家部委也把阜平作为特别的帮扶对象。

报告称,国务院扶贫办会同17个国家部委办局,成立“燕山-太行山片区阜平试点”协调小组,负责阜平县扶贫攻坚工作的协调推进,工信部是部委帮扶的牵头单位。

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派来一名副司局级干部,挂职保定市副市长,专职负责阜平扶贫攻坚。

国土资源部将阜平列为扶贫联系点,派驻了一名副处级干部挂职阜平县副县长,还出台了7项扶持政策。

水利部也把阜平县作为水利扶贫联系点,并编制了该县未来两年的水利扶贫重点项目实施方案。

去年7月,国家旅游局正式授予阜平县为国家旅游扶贫试验区。

此外,交通运输部、财政部、农业部、国家林业总局、国家气象局、国家文物局等部委(局),在政策和资金上都给予了特殊倾斜和支持。

千万元以上项目谋划实施116项

阜平2013年接收各级专项资金12.61亿元,是当地财政收入的7倍

骆驼湾村村口,早前的乱石滩,变成了一座公园,这是省委办公厅协调了150万资金完成。

这只是骆驼湾一年变化的一部分。

据河北省委办公厅骆驼湾驻村工作队《工作总结》记载,骆驼湾村这一年打了4眼机井,花了240万建了4个塘坝,斥资400多万,修了近16公里的进山公路。

这份材料记载的十几个项目,共计花费1632万元。但这份总结并未标注是否为骆驼湾村全部项目。

去年下半年,骆驼湾村的新学校建成了。此前,这个学校已经被撤销很多年,房子也被废弃了。据镇里初步统计,骆驼湾有7个3年级以下的孩子在镇里上学。

龙泉关镇一名干部称,省教育厅一位领导视察骆驼湾村时,听说孩子们上学要去镇上或县里,很辛苦,当即建议建一所小学。

顾家台,是习近平阜平之行走访的第二个村,距骆驼湾约3公里。

去年,顾家台村的危房,按照9000元每户的标准重新修缮,村里还硬化了路面,花费几十万装修了戏台,花费近300万修了一道塘坝,建了集中养猪区、打了水井。

驻村干部郄志忠说,修塘坝的钱是工作组从省里协调来的资金,他们还动用个人关系,请水利专家论证。

县里还为村里引来一个毛巾厂,雇佣了村里20余名妇女,每月收入近千元。

让村民们兴奋的是,一家北京的单位投资几十万,在村里建了一家数字电影院,号称是“中国第一家村级数字影院”。

电影是免费看的。影院开映那天来了很多村民,放映的第一个片子是《让子弹飞》。这是其他村子没有的优待。

受惠的,不止是这两个村子。

官方材料显示,截至2013年12月25日,阜平县共收到上级专项资金12.61亿元,比前一年增加近一倍。

来自上级的专项资金,远远高于当地的财政收入。实际上,2013年,阜平县全部财政收入只有2.38亿元,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.64亿元。

阜平还获批了省级经济开发区。资料显示,2013年,阜平谋划实施1000万以上的重点项目116项。

这是个让附近的贫困县羡慕的数字。同为贫困县的某县官员称,其所在县这一年能争取到的扶贫项目,过千万元就算是难得的了,对口扶贫款不到3000万元。

有些村民更愿直接“分钱”

扶贫官员认为有些村民“等、靠、要”想法比较严重,转变观念仍是重要工作

11月底,上一批驻村工作组撤出时,开了一个座谈会。几名村民听工作组的领导说,顾家台这一年所有项目花了1400多万。

这些项目,要得到村民的理解并不容易。比如村里修路时,拆了40多个猪圈,为了让村民有地方养猪,在村西头又集中修建了40多个猪舍,村民就和官员们的想法不一样。

按照官员们的设想,把村里的猪都集中起来,方便管理,而且有利于卫生。

但是村民认为,因为年轻人都进了城,留下来养猪的大都是老人,集中饲养的话,他们喂猪就要拎着泔水走上几百米山路,这是人为制造麻烦。

官方考虑弥合这些分歧。龙泉关镇镇长刘俊亮说,村里已经在北侧和东侧选了两个地方,过了春节就开工,让村民就近喂猪。

同样的纠结,也发生在骆驼湾村。

村里的鸡棚连同两排房子,耗资100万,能容万只柴鸡,这是前任县委书记在2013年上半年落实的项目。

工作组来之后,在村里打了3口井,其中一口井的水质达到了矿泉水的标准。按照工作组的计划,有一家公司投资近千万,建自来水厂,土地手续从去年8月份就开始办理了。

问题是,这口井就在鸡棚附近。如果建矿泉水厂,鸡场就要搬迁。村民疑虑,这百万的投资是否打了水漂。

一名镇干部称,工作组临走时建议,建了水厂,鸡棚也还可以继续利用。

作为村干部,顾润金的疑惑还在于,矿泉水厂每年的利润归谁。“之前工作组说了几次将来利润归村里,但临走时又说利润归乡里”。

两种思维方式,也在磨合中。

郄志忠,是顾家台村工作组组长,副厅级巡视员。让他感触很深的是,村民“等、靠、要”观念比较严重,工作组刚驻村时,就有村民希望工作组给他们分钱。在他看来,转变村民思想仍然是重要工作。

在一名村干部看来,驻村干部级别高,是省里派来的“大官”,脾气也大,村里的干部经常“挨骂”。

驻村组组长张玉奇承认,他确实发过两次脾气,但也是有原因的。

一次是村里修通往养殖场的公路,虽然是县交通局主导修建,但村里也派了干部监工。他看到公路护坡修建明显不合理,村干部却没有制止。

还有一次,张玉奇也发了火。村委会负责建村里戏台,钢筋细得可怜,旁边摆的水泥也像“豆腐渣”一样。他随即叫停了工程,重新协调专家规划,要求按标准建设。

“不能我们走了,留下豆腐渣工程,那才会挨骂。”张玉奇说。

养殖基金还没发下来

村民搞养殖资金不足,难以为继,而因为缺少担保,向银行贷款比较困难

骆驼湾的大部分青壮年都在外务工。有驻村组干部曾表示,要真正致富,吸引年轻人返乡发展很关键。

从去年开始,包括唐荣斌的儿子唐俊峰在内的几个年轻人开始回到村里,他们希望借助村里100万元的养殖基金,养殖肉牛。

这笔钱在去年上半年就已经到了镇里的账上。那是驻村组争取来的钱,目的是推动村民搞养殖。

今年1月,唐俊峰的牛场已经建起几个月了,几个人投资50余万元。因为山里禁牧,草料要花钱买。唐俊峰说,积蓄所剩无几,快难以为继了。

但是大半年过去了,唐俊峰还是没拿到这个基金。

“刚开始说建牛棚、买了牛就给这个基金,后来又说建了合作社才给。合作社花了四五千元办手续,还是没见到钱。”唐俊峰说。

顾家台的养殖基金也没发下去。这事也让工作组组长郄志忠发愁。

郄志忠说,有些村民认为这钱是白给他们的,很可能就不还。工作组想了很多办法,比如搞“村民连保”,但没有村民愿为别人做担保。目前,还是没制定好发放方案。

唐俊峰牛棚对面的一个养羊户,自称两个合伙人每人借了10万元的高利贷,每月的利息就有5000元。

辞去工头工作回村养羊的村民张风忠,也借了高利贷,而且利息更高。

张风忠曾找过工作组帮忙贷款。工作组领导给县一家银行的行长打了个电话。但银行说,要用两套房抵押,或者找一个在政府工作的人担保。他到保定市区找了担保人,还是不行。

张风忠告诉记者,县银行的人不愿去保定市区核查,理由是保定这么远,他才贷三五万,不值得。

在顾家台村,4名村民养兔每家花了四五万,但租的4亩地只建了一半。他们说,因为没钱,剩下了两亩地,只能等开春能借到钱再建。

龙泉关镇的几名负责人也在担心,这钱借出去能不能收回来,效益不好或亏损了怎么办。

不过他们很快等来了好消息,春节之前,中办国办印发了《关于创新机制扎实推进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的意见》。

这份意见提到,扶贫专项资金要到村到户,切实使资金直接用于扶贫对象,还要完善金融服务机制,增加贫困地区信贷投放。

这正是唐俊峰最关心的问题。

41岁的唐俊峰向记者说起他的梦想:拥有自己的养牛场,“到时候,在县城买房,做个真正的城里人”,如今他还在坚持这个梦想。



相关报道:咸阳住宿发票
相关报道:资阳定额发票
相关报道:晋中建材发票
相关报道:汕尾咨询费发票
相关报道:通化餐饮费发票
相关报道:开封加油费发票

曾钰成:对胞弟曾德成突然离任感到诧异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